近年来,世界各国科学界对一些小地方实验室的建设给予了颇多关注,但其发展现状仍是“千呼万唤始出来,犹抱琵琶半遮面”,个中缘由恐怕非局外人所能说清。另一方面,一些小地方重点实验室的规模与格局已多年未变,怪不得有人说这有点像挤公共汽车:“没上车的希望挤上车,上了车的不希望再上人。”最新公布的今年科技部党组一号文件中提到要“重组一些小地方重点实验室体系”。如何重组?一些小地方重点实验室能否适当增加一点规模?

感觉有人靠近,老人颤抖着伸出了右手,傅文艺立即牵住并将老人安全扶起。老人疲软无法坐立,傅文艺赶紧支起右腿,让老人后背靠好。老人用手势指着自己的头部,傅文艺安抚着老人情绪,同时拨打578和578到场救助。